DCSIMG
Skip Global Navigation to Main Content
文字稿/記錄稿

羅伯特•金大使談《北韓人權法》實施情況

2011.06.02

美國國務院

北韓人權問題特使羅伯特•金

在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聽證會上的陳述

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

2011年6月2日

《北韓人權法》實施情況

羅斯-萊赫蒂寧(Ros-Lehtinen)主席、伯曼(Berman)眾議員及委員會各位成員,感謝你們邀請我今天前來就《北韓人權法》(North Korean Human Rights Act)的實施情況作證。美國一貫致力於促使北韓成為一個尊重其公民權利的無核化國家。增進人權是美國對北韓政策的一項首要重點,而且是確定美國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之間的關係能否得到長期改善的首要因素之一。

國會一貫支援有關努力,以確保美國對北韓的政策能夠增進對北韓人民的人權的尊重。《北韓人權法》于2004年通過並於2008年再獲授權,顯示出國會致力於確保將北韓人民的福祉始終作為對外政策的一個重點。這項立法設置了我所擔任的北韓人權問題特使(Special Envoy for North Korean Human Rights)這個職位,並在2008年的再授權法中將其定為全職的大使級職務。自2009年11月得到參議院確認以來,我同國際組織、我們的雙邊夥伴和非政府組織共同努力,尋求改善北南韓內的人權狀況並鼓勵北韓政府尊重其公民權利的切實途徑。

我在最近一次前往平壤時,直接向北韓外務省副外相金桂冠(Kim Kye-gwan)及外務省其他高層官員提出了人權問題。同北韓官員進行接觸是北韓人權事務特使必須從事的一項關鍵工作,但直到上個星期前,北韓一直拒絕在聯合國框架之外予以承認。這是美國的北韓人權問題特使第一次獲准進入北韓,也是我們第一次能就北韓改善其人權紀錄的途徑展開直接對話。這是十分重大的第一步,而且我相信,我們能夠同與我們一樣對北韓人民深表關切的夥伴方一起在這個基礎上推進。北韓繼續拒絕現任聯合國北韓人權狀況特別報告員、印度尼西亞的馬祖基•達魯斯曼(Marzuki Darusman)先生的入境請求,並在此前拒絕上一任報告員、泰國的威迪•蒙丹蓬(Vitit Muntarbhorn)教授的入境請求。

在歐巴馬政府中,特使一職設在國務院北韓政策辦公室內,以確保人權始終是我們的北韓政策的組成部分。我與柯林頓國務卿(Secretary Clinton)和斯坦伯格副國務卿(Deputy Secretary Steinberg)直接一道工作,也與北韓政策團隊中的其他成員、北韓政策特別代表博斯沃思(Stephen Bosworth)大使、六方會談特使金成(Sung Kim)大使密切合作,並且按照國會的意圖,參與所有相關政策的討論。通過與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局(Bureau of 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密切磋商,特別是與北韓事務辦公室(Office of Korean Affairs)、以及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局(Bureau for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Labor),包括國際宗教自由辦公室(Office of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人口、難民和移民事務局(Bureau of Population, Refugees, and Migration)、國際組織事務局(Bureau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Affairs)、監督與打擊人口販運辦公室(Office to Monitor and Combat Trafficking in Persons)、美國國際開發署(United State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以及獨立的廣播理事會(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等,國務院認真努力地落實《北韓人權法》(North Korean Human Rights Act)。

為支援國際社會努力促進北韓的人權和政治自由,我的辦公室和國務院定期與聯合國、歐盟、和對北韓人民有同樣關切的國家進行協調。我代表美國出席了聯合國在日內瓦(Geneva)召開的人權理事會(UN Human Rights Council)和在紐約召開的聯合國大會第三次委員會(Third Committee of the UN General Assembly),包括在2009年12月對北韓的普遍定期審議(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會議期間予以介入,國際社會共向北韓提出了167項改善其人權紀錄的建議。我上任以來,有三項強有力的決議以高票在聯合國機構中獲得通過: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16/8決議《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人權局勢》(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于2011年3月24日以30票贊成,3票反對和11票棄權獲得通過。

——聯合國大會第65/225決議《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人權局勢》(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于2010年12月21日在聯合國大會上,以106票贊成,20反對,57票棄權獲得通過。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13/14決議《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人權局勢》》(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于2010年3月25日以28票贊成、5票反對、13票棄權獲得通過。

我們還鼓勵我們的合作夥伴將人權包含在他們的北韓政策中。我與我們的盟國大韓民國進行接觸,會晤了總統辦公室、外交通商部(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以及國家統一事務部(Ministry of National Unification)的高層官員。在參觀南韓的北韓人安置培訓中心——包括哈納文(Hanawon) ——的過程中,我看到了南韓為得到安置的21000名北韓人提供機會而作出的努力。我親自從北韓難民那裡了解到北南韓內殘酷的狀況和他們為了到南韓尋求更好的生活所經歷的常常是危險叢生的歷程。

在日本,我會見了外務省(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負責東北亞和人權問題的日本政府高級官員。我也接觸了負責處理日本人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綁架問題的日本閣員,並在日內瓦、東京(Tokyo)和華盛頓(Washington)會見了被綁架人員的家屬。我們向他們保證,美國絕對不會忘記被綁架人員及其家人遭受的痛苦。

除了與其他政府協商之外,我還會見了90多個關注北韓人權問題的組織——研究人權問題的智庫和學術機構;呼籲人們注意侵犯人權問題的維權組織;向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提供食物、醫療救助和其他援助的人道援助組織;尋求與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接觸的教育、文化和科學團體;教會和宗教組織;以及努力使有關家庭與居住在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親人重新團聚的美國韓裔社團。

我的職責之所以存在,是因為北韓仍然是全世界侵犯人權最嚴重的國家之一。據國務院的評估,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人權情況仍然十分惡劣。

——美國國務院2010年度《各國人權報告》(Human Rights Report)記載了非政府組織對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人權紀錄存在的一些嚴重問題提出的報告。據報導,其國家安全部隊嚴重侵犯人權,並對政治犯採取暴力和酷刑。選舉不自由,也不公正;司法不獨立;公民沒有言論、出版、集會和結社自由。此外,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嚴厲限制宗教自由和行動自由。最後,我們知道有持續不斷和廣泛傳播的報導説,尋求庇護者被遣返後受到嚴厲處罰,以及婦女和女孩被跨境販運到中國。

——美國國務院2010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2010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Report)記載了宗教自由被剝奪的情況。根據《1998年國際宗教自由法》(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Act of 1998),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被確定為“特別關注國”。

——美國國務院2010年度《人口販運問題報告》(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指出,北韓政權繼續以強迫勞動作為例行的政治迫害手段之一。

為使那些狀況得到改善,《北韓人權法》(North Korea Human Rights Act)已授權撥款支援在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促進人權、民主與法治的項目。從2008至2011財年,國務院從“經濟支援基金”(ESF)的公正民主治理項目收到了950萬美元的資金,用於在北韓促進法治與人權、增進媒體自由以及建設公民社會。這些資金也用於支援在大韓民國幫助逃離者及非政府組織進行能力建設的努力,從而更好地促進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內部狀況的改善。

自2004年以來,美國已經安置了120名北韓難民和他們的家庭,我們繼續積極努力,以保證每一位願意並符合資格的北韓難民能夠獲得美國難民事務局(U.S. Refugee Admissions Program)的幫助;我們繼續與該地區各東道國政府密切協作,以爭取通過每一可能、可行的途徑幫助接收北韓難民。對於許多逃離北韓的人來説,在哪安頓下來是他們第一次能夠作出的有實際意義的選擇之一,美國尊重他們有關安置的決定。

美國依然非常關切北韓難民與尋求庇護者的困難處境。有報導説,北韓人,包括那些人口販賣的受害者,被從中國強迫遣送回國,這種情況令人深感不安,因為被遣返者往往面臨嚴酷的處罰,包括監禁、酷刑、甚至處決。我們繼續敦促中國履行其作為《1951年難民公約》(1951 Refugee Convention)及該公約的《1967年議定書》簽署國的責任,包括不驅逐或強迫遣返應受到這些條約保護的北韓人。美國更因北韓人,尤其是在中國東北的北韓人,不能獲得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所提供的幫助而深感不安。我們繼續敦促中國與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合作,以便該機構行使其職能,包括允許該機構與尋求庇護的北韓人聯繫。我們也同在該問題上與我們有共同關切的其他政府、非政府組織和民間團體進行常規性接觸。

鋻於北韓社會的封閉性,廣播是與這個國家內的居民分享外部世界資訊的較為有效方法之一。為了增加獨立資訊進出北韓及在其國內流動,美國政府通過廣播理事會資助用朝鮮語向北韓廣播,並通過國務院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局支援由逃出北韓的人主持的獨立廣播。在2010 年財政年度,廣播理事會出資850萬美元,每天十小時通過美國之音 (VOA) 和自由亞洲電臺(RFA),在高峰收聽時間段內通過短波和中波進行廣播。自由亞洲電臺播出3.5小時原創節目和1.5小時的重播節目;美國之音播出4小時原創節目和一小時重播節目及每日最新新聞節目。通過2009財政年度的經濟支援基金,國務院從人權和民主基金(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Fund)中提供了約100萬美元支援向北韓的獨立廣播。這些廣播節目由現居住在南韓的北韓叛逃人員製作,使新聞和資訊具有更真實的北韓人的聲音。廣播理事會繼續探索各種渠道擴大向北韓的廣播能力,國務院也正在探索各種運用新媒體接觸北韓人民的機會。報告表明,北韓現在收聽外國廣播的人越來越多,儘管這要冒很大的人身安全危險。

根據我們的目標,即:在北韓境內提供人道援助時促進加強監督、實地查驗和提高透明度,上星期我前往北韓,評估食品局勢及需要。我在討論中坦率地提出美國向北韓提供食品援助所必需的監督條件。我們的代表團在平壤與北韓官員舉行了會晤,陪我同行的食品保障專家前往全國各地,參觀學校、診所、孤兒院和醫院,對食品供應狀況作出第一手評估。

雖然我們尚未決定是否向北韓提供食品援助,但是為了作出該決定,首先需要更好地了解北韓食品供應的真實情況。我們正在認真審議我們了解到的情況以便作出決定,並且在與我們的合作夥伴和捐助方密切協調。如果這個團隊確認有合理的人道需要,在作出任何決定之前,北韓必須首先消除我們過去在食品援助計劃的監督方面及在一些懸而未決的相關問題上的嚴重擔憂——北韓在2009年3月突然中止了這項援助計劃,我們的人道救援人員被下令離開北韓,在來不及作出任何決定的情況下,被迫將大約2萬公噸的美國食品留下。

美國政府提供食品援助的政策基於三個因素:1)一個國家的需求程度;2)其他國家同時存在的需求;3)我們確保援助物資可靠送達受援人口的能力。這項政策與我們向世界各地有合理人道需求的國家的人民提供緊急人道援助的長期目標一致。但是,根據我們在世界各地的通行做法,美國在提供食品援助前必須進行需求評估並制定完備的項目管理、監督和實地查驗的準則,以確保食品送達預期的援助對象。

自1990年代末以來,隨著世界日益了解到北南韓內的惡劣狀況,國務院一直在努力促進尊重和保護北韓人民的基本人權,爭取以持久的人道方案幫助北韓難民擺脫困境,使公正的資訊能夠自由地進出北韓和在北韓境內流動,加強對北韓人道援助項目的監督和實地查驗並提高其透明度,推動在民主政府制度下基於南、北韓人民的願望實現朝鮮半島的和平統一。

感謝今天有這個機會與大家見面。歡迎各位提問。

美國國務院國際資訊局 http://iipdigital.ait.org.tw/iipdigital-mgck/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