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SIMG
Skip Global Navigation to Main Content
活頁資料

制憲會議

2013.06.27
活頁資料首頁描繪1787年美國憲法簽署場面的畫作

點擊右側鍵連下載PDF版

在地方與政治派別紛爭、軍隊發不出軍餉、多年遭受戰亂和貿易禁運的脆弱經濟剛剛開始復甦的形勢下,創立一種新型政府是一個相當艱巨的挑戰。

這是1787年美國脫離英國統治獲得獨立4年之後所面臨的境況。

“無政府和混亂狀態”

美國于1781年頒布的《邦聯條例》(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將徵稅權和貿易管控權等大部分權力給予13個州,這些州的職能幾乎相當於獨立的國家,以致在州與州之間打起了貿易戰。

當1783年美國獨立戰爭結束時,國家政府沒有總統,僅有一個一院制國會,協調各州共同關心的安全等問題。事實證明這樣的體制無效力可言,因為國會既不能徵稅,也不能實施法律。

國會依靠13個州繳納的款項為國家財政和常備軍隊提供經費,而經費來源並無保障。由於沒有足夠的經費維持軍事力量,美國國會無力應對當時領土與美國毗鄰的英國和西班牙侵佔美國土地的行動。

1786年9月11日,在馬利蘭州(Maryland)安納波利斯(Annapolis)舉行的一次討論州際商貿的會議卻要求於1787年在費城(Philadelphia)舉行一個由各州代表參加的擴大會議,“以擬訂在他們看來可使聯邦政府的憲法足以應對聯邦緊急事務所必需的進一步條款”。

1787年1月爆發的謝斯起義(Shays' Rebellion)突顯了局勢的嚴重性。在那次起義中,2,000名參加過獨立戰爭的老兵拿起武器佔領了馬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的一個兵工廠,抗議高額稅負以及負債導致他們失去農田。

這次起義暴露了中央政府的軟弱無能以及缺乏常備軍隊的隱患,引起了很多美國領導人的擔憂,其中包括在獨立戰爭中擔任統帥的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他寫道:“除非迅速採取補救措施,否則無政府和混亂狀態必將接踵而至。”

費城會議

1787年5月25日,代表們在費城召開會議,提名華盛頓為制憲會議主席。作為一名舉國愛戴的英雄人物,華盛頓的出席為大會增添了合法性。這在當時是一個關鍵的考慮因素,因為代表們決定進行不公開的討論,以便在制定取代《邦聯條例》的新文件時能夠暢所欲言。

女性、自由黑人或沒有財産的男性均未獲准出席會議;羅得島州(Rhode Island)決定不派代表與會。多數代表是抱著各不相同的政治理念和考慮的律師、農場主或商人。

制憲過程充滿了爭論和妥協,整個過程持續了將近4個月。辯論曾一度陷入僵局,華盛頓當時寫道:“我對會議進程能夠達成有利結果幾乎不抱希望,因此,的確後悔參與此事。”

在討論中,大州贊成根據人口的多少來確定立法代表的人數,而較小的州則主張各州代表人數均等。

1787年6月,維吉尼亞州(Virginia)的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提出設立兩院制議會,兩院代表人數均由人口多少決定。在就此提議進行辯論時,較小的州揚言不僅要解散這次會議,而且還要解散整個邦聯。

一個月後,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的羅傑‧舍曼(Roger Sherman)提出一項折中方案,即每州在參議院享有一票,而眾議員人數則根據各州人數的多少決定。許多人認為這一方案拯救了美國憲法。

史學家羅伯特‧米德考夫(Robert Middlekauff)在他寫的《光榮的事業》The Glorious Cause,牛津大學出版社,1982年)一書中指出,這次會議“主要通過討論和辯論産生了自身的力量。整個討論過程中既有理性和智慧打下的印記,也有非理性和激情以及機遇和意外留下的印痕。”

代表們在如何選擇議員及任期長短的問題上也爭執不下。這場辯論中的一方不相信平民百姓有能力作出明智的選擇,而另一方則主張更強調平等的原則。

作為一項折中方案,會議決定,在人數較多並由人口分佈決定的眾議院,議員由公眾直接選舉産生,任期為2年。而在人數較少的參議院,議員由各州議會任命,任期為6年。(在對選民能力的擔心消除多年以後,1913年通過了一項憲法修正案,允許直接選舉參議員。)

米德考夫在書中指出,儘管辯論激烈,立場看似不可調和,但最終,代表們“如此富有創意,絕不會不對主要分歧重新加以審視就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他還寫道:“他們是一些自尊心很強的人;其中有些人可能認為他們能夠改變對方的觀點。總之,幾乎所有的人都害怕失敗——而失敗可能就在眼前。他們別無選擇,只能通過辯論解決分歧。”

批准憲法

經過數月的辯論,代表們于1787年9月17日一致採納並簽署了最終文本,完成了建立新型政府的第一階段的工作。由於這份文本至少需要13個州中四分之三的州(9個州)的批准才能生效,這場辯論便從費城轉至各州議會進行。

在一個為取得公平代表權而剛剛經歷戰爭並極不信任任何形式的中央集權的社會裏,這個新文本遭到反對是自然而然的。米德考夫寫道:“面對政體形式的重大改變,獨立戰爭的先驅們如果不對這種改變提出種種疑問,那就等於背叛自己及其剛剛取得的各項成就。”

反對派展開了抵制活動,他們把反憲法的代表選入州議會,並出版小冊子公開批評憲法缺乏對言論、宗教和陪審團庭審等個人自由的保護。

而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約翰‧傑伊(John Jay)和詹姆斯‧麥迪遜等人則寫下了如今被稱作《聯邦主義者文集》(Federalist Papers)的反駁文章,為憲法辯護。他們努力解釋新體制將如何運作,並讓美國人民相信,在新的聯邦體制下他們的各項自由一定會受到保護。

1787年12月7日,特拉華州(Delaware)率先批准了憲法。但僅過了數日,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的卡萊爾(Carlisle)就爆發了抵制憲法的騷亂。1788年3月,羅得島州拒絕批准憲法。

就這個問題持正反兩種觀點的美國愛國者們在整個1788年展開了激烈辯論,最終支援憲法的一方在大多數州議會裏佔了上風,新型政府于1789年3月4日正式確立。

一部充滿活力的文獻

美國憲法自其誕生之日起就是一份富有活力的文件,在保持基本原則不變的前提下,為適應國家不斷變化的需求而進行修定。從包含前10條修正案的1789年《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開始,美國憲法歷經27次修定,修正條款涉及範圍廣泛,從禁止奴役到賦予年滿18歲的男女公民以選舉權。

米德考夫寫道,1787年夏季的立憲辯論在獨立後的美國“解決了權力問題”。雖然國家政府得到了加強,但各州——包括較小的州——認為他們仍能參與行使權力。

此外,制憲會議及其制定的憲法“限制了權力”,而權力被視作對美德與自由的威脅。米德考夫説:“它旨在防止多數派施行暴政,但沒有否認主權寓於人民。”

他説,最終,新憲法建立了一個“看起來能對人類某些最壞的衝動——尤其是支配他人的本能——作出限制”的政府。